时之远゛

【鬼天】无可救药

时间大概是在辉夜完了后,可能会有剧情方面的bug,没看完所有剧情,也没有PSV可以玩,所以见谅_(:_」∠)_
小学生文笔注意_(:_」∠)_
人物可能ooc请注意_(:_」∠)_
————————————————————

“叮呤”
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关于格斗的书本,鬼岛慢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前,透过猫眼望出去,并没有人在。
突然,鬼岛明白了什么,干脆地打开了门,看向走道左边,果不其然,他的好友——天生目圣司,就靠在栏杆边,准确来说应该是只有一只脚的跟部抵在上面而已。毕竟,因长时间毫无保养而锈迹斑斑的栏杆,要照天生目那白衬衫靠上去,怕不是会当场报废吧。
“呀,最近如何呀?亲友。”
“我们前两天才刚见过。”
“这种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进去再说吧,如今还是夏日炎炎,我可不想再继续出汗了,真是令人讨厌的感觉。”
“....”
无奈地叹息后,鬼岛还是侧身让出了空间,待天生目走进后关上了门。
“哦对了,这个给你,记得等会儿将感受告诉我。”
才刚关上门,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天生目向鬼岛扔了一罐饮料,手指刚触碰上罐子就传来了冰凉的感觉,原本覆着在罐体的冰凉液体,顺着握在上的手指流了下来,看来是刚买就朝着这里过来了。
在现下的炎热天气,有这么个冷饮本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当然,要是真有这么单纯倒好了。一如既往地,鬼岛将罐子转了一圈,只见罐子上显目地标示:荔枝x柠檬100%盐汽水。
得呗,又是这种不知哪来,莫名其妙的饮品,说到底,这些看上去就不会有人买的饮品到底是为何被生产出来的?这点总是困扰着鬼岛。
“...等会是什么意思,你准备一直待在这里吗?到底是有什么事?”
“怎么,不待见我么,亲友?”
“嘛,倒不是有什么事,只不过恰好最近相对比较闲罢了,之后又会忙碌起来,所以就趁着这时来你这了。”
“...随你吧。”
自从辉夜的事件结束后,天生目与他之间仍是时不时就见一次面,相处方式也如旧,大家的生活与日常好像都回到了正轨。不过,鬼岛很清楚,绝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果然又在看这些格斗书了,空良。”
就好像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一般,天生目自顾自地就坐在了床上,随手拿起躺在床上的书本,瞄了一眼封面,又兴致缺缺地回扔到了原处。
“!”
膝盖抵上床铺,侧过天生目的脑袋,左手果断地一拳了挥过去砸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另一只手也顺势压在右侧,低俯的身子几乎挡住了天生目的上身,可以说鬼岛是把天生目整个都圈起来了。
“不许乱扔。”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下次可不会再扔了。”双手支撑着床面,天生目在禁锢下所剩无几的狭小空间内勉强耸了耸肩,而后直直对上压制在他上方的鬼岛的眼睛“..不过我说亲友,现在这个距离似乎有些过于微妙啊。”
夏日,屋内除了外边传来的不绝于耳的蝉鸣,也仅是两人的呼吸声。然而,这种安静并没有让空气有一毫的冷却,反而使屋内略显粘稠的空气混入几丝暧昧之感。
床铺上,鬼岛与天生目,两人距离大概不过一个拳头,对于鬼岛这种感觉灵敏的人,天生目说话时的温热吐息更是被放大了数倍,对上的那双眼睛,似乎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好像下一秒自己就会沉溺进去,疯狂地贪恋着这份感觉,永远永远都无法再离开一般,甚至是白净的脖颈,明显的锁骨,因炎热而扯开了些许的衬衫口下若隐若现的肌肤....
不行,再这样下去——
“总之别随便动那些书。”
徒留下一句话,不仅是为了掩饰加速跳动的心脏,握紧拳头的鬼岛迅速直起身子,匆忙地朝着卫生间走去,估摸着也没谁会看不出他的无措慌乱与故作镇定,更何况是身为幼驯染的天生目。可是,背后还坐在床上的他却只是盯着门口,一副若有所思。
洗水池的镜子前,鬼岛将水龙头开至最大,用水狠狠地扑向自己的脸,接连几次都不停下,他压抑着粗重的喘息,不断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没错,某些地方变得不对劲了,明明在辉夜事件之前,都未有过的这种感觉。
如今的鬼岛,如同着了魔一样,会在每个夜晚的梦中遇见天生目的身影,会享受与天生目在一起的时刻,会莫名想着天生目的模样下意识地微笑,会想听见天生目喊他亲友或是空良的声音,会乖乖喝下天生目给的每一罐饮料,会看着天生目眼睛脖颈亦或是其他地方走神,会想要靠近他,触碰他,与他牵手,与他亲吻——
即便最初,他都怀疑到该不会辉夜最后还对他作了祟,不过事到如今,迟钝如他都已有所感悟,也许自打辉夜问他天生目与叶月谁更重要后瞬间浮现出天生目的脸庞的那一刻起,一切就都注定了。
他,早已对他上瘾。
是的,天生目圣司,他再也无法戒掉的瘾。
无可救药。
自来水沿着发梢与脸颊一滴一滴落下,在洗手池边沿形成细小的水花,貌似心中那并不平静的水面也因此又多添了许多波纹。
鬼岛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重地呼出,算是多少平复好了心中焦躁的野狼,刚想着转身回房间去却整个人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天生目正一声不吭倚靠在门上,抱臂注视着他,鬼岛也不晓得他从何时起就处在那儿的,但一股做贼心虚的感觉使他移开视线,避免与天生目的对视。
“亲友,你有什么非得瞒着不说的事?最近表现都挺奇怪。”
“喂,不会又有什么怪异被你碰上了吧?!”
“不,并没有。”
“也就是说确实有别的事瞒着我啊。”
“....”
“亲友,好歹我们也经历过那么多事件,就连怪异这种事都成功解决了。”
「那不一样」
“不要想着什么牵连,那也是我自己感兴趣罢了。”
「不是的」
“莫非是有人威胁你不能说出来吗?”
「我」
“亲友?”
一把揪过天生目的衣领,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孔近在咫尺,难得看到的因惊讶睁大了的双目,深处仿佛又掩埋了什么,鬼岛看不透,也来不及深思。
“只是亲友,还不够。”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口中挤出了话语,由于激动,身体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
鬼岛忽然感到了后悔,他绝不能承受失败的结果,是他太过冲动了,必须找到理由搪塞过去!
未等鬼岛脑子飞速转动起来,他逐渐松开的手反被握住,天生目的笑声传入了耳中。
“噗呼,亲友,对你这种DT,能说出这种话来也真是不容易了。”
“但是啊,你这句话可让我好等啊。”
“空良。”
脑中轰地一下炸开,鬼岛甚至无法相信耳中听到的声音,他怀疑这或许只是他又一次夜晚的梦境,只不过是他想要看见的画面?
他想要确认。
蓦地,鬼岛将天生目拥入怀中,同时紧紧地抱住了他,好似恐惧下一秒他就会逃走消失不见,他痴迷着怀中人传来的温度,喷洒的他肩头的吐息,头发丝蹭过脖颈带来的微妙触感,只有这一切能给他带来真实感,告诉他,这的确是现实——
“这可不是在做梦啊,空良。”
“还有这种时刻,明明应该是亲吻,而不是拥抱啊,不愧是DT啊你。”
“...啰嗦。”
鬼岛仍旧是紧紧地拥着天生目,对此天生目也表示了然,搭在鬼岛背后的手柔和地拍着,也是,除了鬼岛,怕在这世上也没什么人会有这种待遇了。
是啊,
他,也是他的瘾。
无可救药。
但是他们——
“甘愿沉沦。”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