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远゛

〔逆转裁判〕国王游戏

cp包含成御,响王,夕心
剧情傻白甜请注意
人物如有ooc请见谅_(:_」∠)_
—————————————————————

“哇!这次又是美贯我抽到国王了哟~”眼前魔术师装束的少女左手举起了手中的牌,右手骄傲地提了提蓝色的礼帽。
“天呐!总共三局,全是美贯抽到国王呀...”心音盯着美贯手中的扑克牌,胸前模拟太紧随的机械音也表达了心音对美贯莫名好运的震惊,“真令人惊讶!”
“哎呀,看来小美人今天可真是好运啊。”
一旁的成步堂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美贯得意洋洋的样子,宠溺地笑了笑。
“那么!按照刚才的赌约,连抽到三次国王的美贯有三次使唤别人的权利咯~”
少女本看上去人畜无害又天真无邪的笑容,不知不觉间流露出一些不怀好意和狡黠。
“1号和2号pocky game,4号和5号公主抱,3号和6号壁咚。”
“我是6号呢,呦西!要一鼓作气帅气地将对方壁咚了呢!”兴致高昂的心音以拳击掌,嘴角高高扬起,内心已然期待起自己壁咚对方的帅气模样了。
“嗯,不过,心音姐抽到的6号才是被壁咚的那个才对。”
“哎?!怎么这样...”
呆毛瞬间耷拉下来,一副泄了气颓废的样子,显然对于没能帅气地咚到别人,心音可见是失望得很。
当然,手持3号的孩子也没能好过,呆毛因恐惧而无力地瘫倒在脑门前。
是的,王泥喜 法介,那个抽到3号的倒霉孩子,正捏着那个灼手的牌,止不住地冒冷汗,背后也感到有一道强烈目光,似万千针芒扎在其上,仿佛下一秒对方的那只鹰就要展翅啄人了。
嘛,毕竟,在场谁人不知某位萝莉控(划掉)检察官,夕神迅,曾自愿为她待在狱中7年,甚至面对死亡,打心底将心音视作世界上比性命都最重要的存在。
更何况,实际上除了心音本人以及不怎么接触的茜,大家多少都看得出夕神的小心思。
做好了赴死的决心,王泥喜缓慢地转过身,只是偏转一点,纯黑如死神的颜色就已闯入视线。身形一颤,保持着这个偏转角度,迟缓地抬头,终于王泥喜直面了那死亡般的注视。
几乎是逃命般又不能引起他人注意的小心翼翼,即使是身为魔术师的美贯也会称赞的,充斥着强烈求生欲望的手速,迅速调换了两人手中的号码。
不用废话就达到了目的,夕神可谓是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然而,才刚想安下心来,手镯忽的缩紧,受到了连环惊吓的喜子真是有苦说不出。
察觉到情感的来源,王泥喜再望向夕神,与脸部浓黑的眼圈毫不相称的,是耳根处那极其不起眼的小许嫣红,而顺着对方视线找到的是站在美贯身边的心音。
敢情强取豪夺了自己的牌,结果自己要面对心音还紧张害羞一下,简直无法和那个法庭上浑身散发着恶意,一言不合就削了自己呆毛,指使银啄对面律师的人对上号来。
王泥喜:呵,死萝莉控!
“在法庭之外被眼神威慑了呀大脑门君。”
“不、不要靠这么近啊!牙琉检事!”
因之前喜子对夕神的反映异常合心,玩心大发的响也,特意弯下腰凑近了王泥喜的耳边,甚至暗中有意将说话时温热的吐息朝敏感的部位呼去。
迟钝了足足三秒才反应过来的王泥喜,呆毛倏地弯曲,微微发烫的脸庞显现出和火红的夹克相称的淡红。响也所特有的气息,怀着暖热的温度,如同一群找到了新大陆的浮游物到处乱窜乱飞,挑动着王泥喜的神经。
而这边的犯人却是毫无自觉,一如既往保持着被王泥喜评为清爽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捉弄的对象。
“别那么惊讶啦,大脑门君,等会可会比现在还近呢。”
“什、什么?”
“刚刚小美人也说了‘1号和2号pocky game’吧。”
“等等,难道?!”
“没错,方才大脑门君慌乱中调换到的正是1号哦~而我的牌——”
牙琉 响也出示了证物:2号卡牌!
“而且现在想要更换也太迟了,大脑门君。毕竟4号和5号是成步堂先生和御剑局长,不管是哪一位,肯定都不会答应吧。”
是啊,那可是交往了很久,大家公认的老夫老妻啊。而且,若真是交换的话,别说成步堂先生绝不可能放过王泥喜,美贯恐怕也会对他颇有不满,王泥喜可还不想他的工资评定泡汤,终身打扫事务所的厕所。
“话说大脑门君,好歹我也是能引起无数少女的尖叫的人,莫非你还不满足么?”
“这才不是重点!再说...再说,也没人说不愿意啊....”
“嗯?在说什么?太小声了听不清哦。”
“什么都没有!....喂!你这幅样子明明就是听见了啊!!”
目击了一切,身着蓝色西装的律师抚摸着下巴一脸慈父笑,“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看来是同意这门亲事了吧,成步堂,关于你这的律师王泥喜与我这的检察官牙琉。”
“哈哈,那是当然的,不如说另一对也可以讨论起来了吧~”
“爸爸!”结束了待机时间的美贯突然窜出来,“命令马上要开始执行咯,要做好准备,因为,第一组是爸爸和御剑叔..不对,应该说是父亲吧。”
“!”
这是自御剑和成步堂在一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被美贯称呼为父亲,要说不惊讶自然是骗人的。御剑推了推眼镜,掩盖了除惊讶的欣喜,与美贯叫称呼的不是妈妈的庆幸。
“哈哈,这不是挺好嘛?御剑。”花式宠溺恋人的成步堂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左手悄悄向自家乖女儿翘起一根拇指。
“哼,没向美贯灌输奇怪的思想(教唆女儿称自己妈妈)就好。”
“異議あり!御剑,在你眼里我到底有多么不正经啊!”
“好啦好啦,爸爸和父亲打情骂俏可得等等了。”美贯左手按下背后的按钮,由帽子君代为发号施令“那么,命令开始执行咯~”
御剑与成步堂对视了一眼,随后先将左手按于成步堂的肩胛,擦过背后的西装,手指收于左腋下,两人靠得要更近了些。
脑中冒出了和牙琉一样的坏点子,成步堂不着痕迹地往肩颈那处吹气,他可是对御剑的敏感处了如指掌,往哪下手倒真是看他心情了,不过碍于御剑面子薄,只得妥协的成步堂也算是避着明面了。
虽说比这更亲密的举动都经历过了,可说到底也当着大家面前,手指用力掐了成步堂一下,可惜,这与瞪眼都只被当做小猫似的抓挠,御剑也真是无可奈何却又不愿罢休。
稍稍弯下腰,右手放于腿弯处,抱起的同时成步堂也顺势勾住了御剑的脖子,顺道偷偷装作无意间撩摩对方后颈,御剑身子轻颤一下,忍耐的同时,手下力度不断加重。虽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可这力道饶是成步堂多么不愿放弃也受不住了,再退一万步来说,待会也有的是机会。
“唔,没想到御剑检事也是拥有力量抱起成步堂先生的啊....”
“在心音眼里,御剑局长这么柔弱吗?”
“毕竟——”
“这、这种事情!”
“都拥有能够看破别人的手镯,甚至事务所还有美贯,前辈竟然不知道嘛?”
“怎么可能知道啊!!”
对当事人御剑,说不在意两人的话绝对是假的,然而,如今的御剑只想快些放下怀中的烫手山芋。
他总有一种预感,不,确切来说是对未来的预见,就刚才那个明目张胆又显而易见的撩拨,也足以证明,他如此了解的成步堂,绝不可能这么容易善罢甘休,而美贯也不愧是成步堂的养女,无论是父还是女,都根本是在引导他往坑里跳。
“总之这样就算完成了吧,美贯。”
“哎,难道美贯忘记和父亲说了嘛?”
“公主抱的时间需要持续到游戏结束哦♪”
此时此刻,御剑所见到的美贯,魔术装的背后就好像长出了小恶魔的翅膀,而在成步堂眼里,简直像是天使附身。
“...罢了,不论是站着或是坐着,总之只要保持这个动作就行了吧。”
“没错★~”
“不过这次,成步堂,你应该算是公主的身份了吧。”
“異議あり!御剑,即使现在这幅得意挑衅的样子,最终也改变不了什么哦。”
“異議あり!成步堂,你才是不要以为我永远都处于下面一方啊!”
“異議あり!.....”
貌似听到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众人都识趣地闭上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谁让两人都是拿捏着自己身家性命——工资评定的上司呢?
不过,眼见两人都没有要停下的趋势,美贯操纵的帽子君再度登场,宣布第二个命令开始执行。
“哎呀,心音姐看上去有些紧张哦。”
“没、没有啊,我一点都不紧张!”
嘴上这么说,胸前的模拟太却完全暴露了心音的。不仅如此,手指下意识拨弄着月亮型的耳环,眼睛也瞟向了他处。
还是很赶得上潮流的心音,早已见过很多情侣玩这套路了,倘若对方是王泥喜,恐怕心音内心是毫无波澜,甚至可能反攻戏耍一下她那好欺负又可爱的前辈。可偏偏这次对方是夕神,一想到这个,心脏就不受控制地逐渐加速,脸庞也不自觉地顾自发烫发红,毕竟,少女心这种东西,作为十八岁的心音自然也还不至于已经丢失了。
湛蓝眼睛中,那个年幼最无助时的高大身影,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安心的怀抱,为了他,不断地努力,不断地,不断地前进,他是她迈向前方的动力,是她绝不愿意放弃的执念。
“月之字,该不会是怯场了?哼,雏鸡还是下去窝在蓝刺猬和红猴子的身边吧。”
“谁、谁会害怕啊!”
“嘭!”
突如其来的壁咚可不在心音意料之中。
但说实在的,夕神和心音身高差距还是很适合来壁咚的,在被禁锢后剩下的狭小空间,夕神的气场几乎是压倒性地占据。
平常没什么机会近距离观察夕神,这次由于壁咚,那双眼睛也比往日看得更加清晰,那双漆黑如黑曜石般的眼睛,仅仅是对上就仿佛沉浸其中无法自拔,而从中映射的,只有一位,形同黑夜中唯一闪烁光芒,世上独一无二的月之石的少女。
“只是被别人壁咚就像一只呆立的企鹅,月之字,你果然还是回去,继续修行吧!”
“哼...”
被这么近地注视,再加上灵敏的耳朵听到了莫名的杂音,本就有点小鹿乱撞的心音,如今更是慌乱不知所措,其中又掺夹着自己都未意识到的期待,手指捏紧袖子到了变形的地步,胸口处的心脏咚咚咚的声音听得异常清晰,也正因此,心音生怕这么靠近的夕神也听着了这声。
起初还疑惑对方为何不还嘴,不过数秒,好歹是师从希月真理学习的心理学,夕神怎会看不出心音的不对劲,内心有些窃喜,长久以来都在顺着他的心理操纵计划进行。
可夕神,众所皆知同为检察官中一大不坦率,他很快收回了压在墙壁上的手,把头转向别处,又虚张声势了一番掩饰了差点透露出的感情。
这也是夕神吃准了心音就算听见了杂音,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开模拟太分析,而且,他也从未想过永远止步于此,盯准了猎物慢慢引导等待时机,这便是他的心理操纵。
“这幅样子简直就是被揪住脖子的雏鸡!如此下去,成某人的名刀虚张声势,可是无法被继承的。”
“...夕神先生,等着瞧吧!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小看希月 心音的!”
“哼,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心音!”
一旁手镯从头绷紧到尾的王泥喜:呵,无耻的心音控!
不知何时停下争吵的成御,“看来都不需要讨论了,御剑,要不直接订下来吧。”
“成步堂,你终于说了句有意义的话啊。”
“異議あり!.....”
“哎呀哎呀,爸爸和父亲又开始打情骂俏了,而且心音姐那边也,嘻嘻..”美贯踮着脚,对于自己计划顺利进行感到十分高兴,“还有,王泥喜君,3,2,1!嘿!pocky已经从小裤裤里变出来咯~”
“大脑门君,临阵脱逃可不是一个可靠的律师该做的哦。”
“唔,明明只是后退了一步而已...”
强制被美贯按住与响也面对面坐下,盯着眼前的pocky,这时王泥喜尚未注意到,对面笑意不减的响也,注视着王泥喜的蔚蓝双眼,不知是有意亦或是无意流露出了爱恋之情。
“呼——王泥喜 法介,没问题的!”
自家大脑门君就是那么可爱啊,虽然响也的耳朵都被震得有些疼了,所以说,这真不愧是每天早起,做发声练习的大脑门君所喊出的响度啊。
心里这样想着,响也含住了已然认命的王泥喜所叼起的pocky。
包裹在上的巧克力在嘴中融化,甜味弥漫了整个口腔,很大程度上取悦了王泥喜的味蕾,呆毛因此有些酥软下来。
多少缓解了紧张的王泥喜,不经意间视线上移,这才发觉响也自始至今都还没有任何动作,那根pocky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长度,而响也为了含住不算长的pocky而前倾的上身,比起原本的V字领所露出的更多了点,不得不说,对方身材可是好得令人羡慕呢。
“噗呼。”
轻微的笑声传入耳内,响也的目光带上一丝玩味,糟糕,王泥喜发觉了,自己貌似盯了很久对方某些不得了的地方,关键是对方打从开始就发现这个窥探了啊!这一紧张导致王泥喜不小心咬断了口中含着的一小截,为了继续含住它,除了往前别无他法,缩短的距离使他有一种越来越接近狼口的既视感。
“咔嚓!”
让王泥喜率先作出动作并不是响也的本意,对着王泥喜发出一个wink后,总算是开启了pocky进度条。
一点,
一点,
一点点地接近,
终归是普通长度的pocky,即使响也用不缓不急的速度咬下,在王泥喜看来根本是一个世界那么久的十秒也几乎耗尽了进度条。
这下,两人的距离僵持在大约不到三厘米的长度,鼻息与呼吸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鼻子也相互顶触,王泥喜已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嘴唇,动动就要出大事了啊!
忽的,响也似是不经意往王泥喜后面瞟了一眼,而后,默默勾唇笑了的同时吃下了口中的pocky。
王泥喜:等等,他是往后看了——
“唔!”
“成步堂龙一!”
“哎呀哎呀,抱歉嘛御剑,没想到你会抱不住我啊。”
“你先给我从身上下来!”
“等等,御剑,你身后的王泥喜君,是烧起来了吗?”
单手捂住了嘴,睁大了眼睛的王泥喜,整个人完全像是蒸汽机,脸部都能与身上的赤红夹克融为一体了,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如何能看见王泥喜脸红到这般彻底?
“大脑门君,”响也揉抚自己的嘴唇,具有强烈明示性的动作,加强了方才对于唇间记忆的刺激,用着异常愉悦的语气,“味道意外得不错啊~”
别说是抗议,现在的王泥喜脑子完全如同重复播放记忆影片的放映室,手镯对响也的话语也无反应,证明他所说的正符合所想的,那么,这种结果引导的真相怕也是太惊人了些!
“好了大脑门君,这次让你遭到这种事,当我想得不周吧,不如后天晚上我请你一顿饭当做赔罪?”
“....”
仍说不出话来,手镯又莫名其妙地收紧,张嘴喉咙却像被堵住,欲言又止,也不能总是这样拒绝面对真实,最后,王泥喜微不可见地点头表示接受。
高兴归高兴,响也自然也没想过只是单纯赔罪,是的,明摆着有很大预谋呢,连口袋中的,保存着闪闪发亮的珍贵物品的红色小盒也快按捺不住,那首恋之吉他小夜曲,即使没有吉他在手也想当场弹奏庆贺了。
“天呐~牙琉检察官真是对前辈上心啊!”躲藏在夕神背后悄悄打开了模拟太的心音,与紧贴在旁的美贯,观看了模拟显示出的情景,反而表现得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可惜美贯那天有魔术表演,到时候全靠心音姐了,请务必录下视频给我!”
“当然了,这么重要(有趣)的事,就包在我心音身上吧!”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王泥喜君会哭的。”
“虽然这么说,因为要和父亲一起来看美贯表演而无法跟踪王泥喜君的爸爸,其实也想要的吧,威胁王泥喜君终身打扫事务所的完美道具。”
“哈哈,怎么可能呢?(被看穿了)”
“不过爸爸,”美贯突然凑近压低了声音“你一早就知道了?”
“好歹我也保持了七年扑克不败记录嘛。”
“所以,爸爸果然从开始就和美贯一样在预谋了啊,哎呀,看来父亲很难反攻了啊。”
“这是当然的了。(只要没被抓到可以威胁自己的把柄)”
“说起来,爸爸,我们是不是忽略了谁?”
“唔?没有吧。”
完全被所有人遗忘,落寞地蹲在小角落里,阴沉着啃着手中的江米条,身处正剧现场却完全没有戏份又插不上话的宝月 茜:呵,一群臭男人!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