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远゛

【凹凸】花吐症的场合

#帕佩#
没有日常花吐症
也许之后还会有其他cp场合
注意人物可能ooc_(:_」∠)_
—————————————————————

“哇啊,今天老大他又除了卡米尔啥都看不见了,这日子咋过啊!”
“佩利,你可知足吧,你这大型犬可不愁狗粮吃了。”有先见之明,前车之鉴的帕洛斯推了推有几丝裂痕的墨镜。
想几日前,为何雷狮倒地不起,鼻血不止,口中碎碎念着卡米尔天使什么的,那可得归功于当时脸红着的卡米尔那句,“最喜欢蛋糕了,但,更喜欢大哥。”
别说雷狮和那瞬间化成粉末的墨镜了,帕洛斯的眼睛险些就丧命于此了。
今天的帕洛斯也想背叛雷狮海盗团。
再看看郁闷地坐在地上的佩利,这个一窍不通的大型犬,帕洛斯感觉前路漫漫,那叫一个遥遥无期,在海盗团的假期看来也是很难结束了。
啊,这是。
偶然入了帕洛斯眼的,洁白的花在风中摇曳,散发出一股清香很好地舒缓人的疲惫。
风铃草吧?
最近花吐症流行的趋势渐渐降低,但先前的事也给帕洛斯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帕洛斯是看见花就条件反射。
假若自己也得了花吐症的话,想来会是这风铃草吧。
说帕洛斯吧,一个欺诈师,对佩利的爱倒能算温柔了,那一条红线的羁绊也牢固地无法剪短,但同时,嫉妒,也存于无形之中,
最终,帕洛斯依是如常揉了揉佩利的头,没说什么,只是这样站着,与那风铃草一同迎受拂来的清风。
如果时间能停隔,这幅画面永远地留存下来,也许会成为欺诈师最珍贵的藏物。
“但是啊。”
“?”
“——”我的狗永远都只会是我的。
“帕洛斯你说啥?”
“你不用知道蠢狗。”
“哈?!谁是蠢狗啊?”
帕洛斯笑着走远,大型犬不服气地追上前,也许他还需要很久才会明白,心中的那一瞬悸动,究竟是因何而起。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