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远゛

【凹凸】花吐症的场合

#安艾#
日常花吐症
之后还会有其他cp
注意人物可能ooc_(:_」∠)_
—————————————————————

翠绿的草地,蔚蓝的天空,相拥的两人。
艾比撑着身旁的埃米,破天荒地没有将埃米压到地面。
凹凸世界最近突发性事件不少,公告一条条的,再加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简直让人眼花缭乱,而在这些繁密文字中,花吐症就是其中之一。
埃米原本打算看过算过了,可惜没想到自家老姐也出现了这种症状。
无需多加考虑,金,安迷修,只不过后者在埃米眼里,可能性可就要比前者小得多了。(来自安哥的哭泣)
看着自家老姐原本白皙的脸庞,渐渐转为病态白的脸庞,即使艾比依然表现地和往常一般,埃米内心的担忧仍然以飞快的速度日益增长。
可如今,埃米本便渺小的希望,被此刻眼前美好的画面,撕了个粉碎。
艾比感受到身旁的人轻微地颤抖着,她侧头,只见到低沉着头的埃米,呆毛似乎也受其低沉的心情影响耷拉了下来,他紧抿嘴唇,甚至于快要将其咬破,揪着裤子的手也出奇的用力。
“衰仔,你老姐我可没这么容易死掉啊。”
明明说出来自己都不会相信,可除却这句话,艾比什么话都想不出来了。
她的白马王子,同样身患花吐症,可他有了他的黑马王子。她,身患花吐症,可她,无她的有马王子。
然而,艾比至今未注意的是,当她刚发现,洁白的花瓣不断从她嘴中,如同精灵一般,带着清香飞出时,那一刻,她绯红的眼眸中,是那位没马的骑士。
就如同此刻,她的脑海中浮现的依然是他。
“走吧,衰仔。”
“...嗯。”
——
又是熟悉的身影,可惜,是呆毛姐弟这辈子都不想再碰见的身影。
今天是犯太岁么?!这种时候碰见雷狮海盗团,别说凶多吉少了,这整个就是凶吧?!来自呆毛姐弟的哭号。
恐惧环绕在埃米脑子,甚至于小肚腿也在颤抖,埃米仍下意识地往艾比前站了一点。
而对面的雷狮海盗团似也弥漫着略显阴沉的气氛。
带着白色头巾的头领,明显地散发着一股‘我不爽,想打人’的气息,如同一只将要捕食的狮子,狠狠地盯着呆毛姐弟的方向。
身后将脸微埋于红围巾的少年,不知为何,要比平日看起来更是虚弱了些,在三个高个的衬托下,身形更是显得单薄。
一旁犬类少年和欺诈师,倒是出乎意料地打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哼!恶党!你又想欺负可爱的艾比小姐了么!?”
对于突如其来的声音,艾比的手不觉间覆上嘴唇,除却惊讶,更多却是为了抑制喉咙的骚动。
“呵!不过是杂碎,还有被欺负的资格?”
大抵是情绪不好的缘故,针锋相对的两人没“说”几句,战争的火花便瞬间被如同打火石般的恶劣言语点燃。
不过,照理说排名前位,实力强劲的雷狮和安迷修,在双方心情都不佳的情况下打起来,场面应该可谓说是壮观才对,但,两人却好像早已划分好区域,管他们怎样动作狠厉,都未曾波及旁人,心中所在意的两个身影那更不需多说了。
“咳咳!”
即使是从两边传来的被刻意压低了的声音,锤子错落于地面,砸出一个巨坑,双剑错击于地面,留下深深的长条痕迹。
不约而同地收回武器,雷狮扛起雷神之锤,走回卡米尔身边。
“走了。”
卡米尔是乖乖跟上了雷狮的步伐,背后的帕洛斯和佩利虽跟着,也不忘窃窃私语着自家老大的不对劲。
“好了,艾比小姐,不用担心了,不论何时,在下都绝对会护你周..全...”信誓旦旦的言语最终被花瓣淹没。
不再洁白的花瓣从手指间,顺着悬着的血丝着陆,灼痛了安迷修祖母绿的双眼。
——
此后,安迷修再没说过什么,艾比也任由他跟着,偶尔看向他一眼,他祖母绿眼眸中的悲伤又会被立马隐去,只是温柔地对红发少女扯出一抹微笑。
他不想强迫红发少女说出什么,亦或是放弃那位心慕之人,他尊重她的选择,即使最终的结局可能是,她的死亡。
然而,埃米办不到,他忍耐了许久,从起初直到现今已是到了极限了。
“..老姐,拜托了,我..我不想失去你...”眼见艾比再次吐出混合着血液的大片花瓣,埃米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像是断了丝的珠子一样止不住地落下。
面临缓缓逼近的死期,艾比自然感到害怕,她还想活着,她还想和埃米这个弟弟到处玩到处逛,她,还想和那位没马骑士在一起。
默默擦去嘴角沾染上的赤红,用因长期咳嗽而显得沙哑的声音,喊出了他的名字。
“呐,安迷修。”
“..怎么了,艾比小姐。”
“你有、喜欢的人吗?”
于是,这回换成安迷修和埃米懵掉了,不如说,安迷修脑内活动已经可以用炸成烟花来形容了。
“在、在在、在下——”
“那,是你曾保护过的谁呢?”
“..不是的,她是在下唯一会守护的人,”艾比清晰地看见那眼眸中所含的坚定的深情,耷拉着呆毛等待最后的审判“她,只有您——艾比小姐。”
接着,脑内一片空白的艾比,感到了嘴唇上传来的温度和柔软,呆毛都被酥到卷成了心形,洁白的花瓣也真正地作为精灵,随风环绕,散发阵阵清香。
梨花,既是纯情,纯真的爱,也是一辈子的守候不分离。
这一吻并不长,但也足以使回过神的艾比变成一个蒸汽机,毫不夸张地说,她脸上的不能称作红晕,毕竟已经覆盖了整张脸,快要与少女赤红的发色融为一体。
红发少女仍是如同教科书般的傲娇,逞强地对着安迷修,“听、听好了!安迷修,你以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骑士!”
棕发少年单膝跪地,一手贴心,一手牵起红发少女的手,笑得温柔却不失灿烂,眼内除却红发少女无他。
“在下安迷修,作为艾比小姐唯一的骑士,一辈子,不,生生世世都将守护着你,永不离弃。”
一旁被冷落许久的埃米,默默抹去泪水,并且吞下一口狗粮,她的老姐不会死去,还找到归宿,有何不好?就算日后天天吃狗粮也不在话下。
殊不知,往后,凹凸世界公告中多出了一个排行榜,名为情侣狗粮榜,安艾的名字,赫然在上。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