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远゛

【凹凸】花吐症的场合

#瑞金#
日常花吐症
之后还会有其他cp
注意人物可能ooc_(:_」∠)_
—————————————————————

静谧的夜晚里,抬头望那天空,万里无云,明月当空,繁星璀璨。皎洁的月光透过繁密参差的树叶洒落在草地上,将那本蔽于黑暗之中的花瓣完全地暴露在月光之下。
那是紫色的花瓣本应该是那样的美丽,淡雅,上面却被染上了几丝突兀的鲜红与晶莹。
金发的少年虚脱般地靠着身后的大树,左手仍紧紧揪着他的衣服,衣服可说折皱得厉害,手套上已然沾染上了大片的赤红。
他那湛蓝的眼睛充满了疲惫,比起平时的活力四射,可谓是大相径庭。
少年不再去看向那片紫色,转而望向那片被遮挡了些许夜空。
对于少年来说,这片夜空,和那个身影一样遥不可及。无数的繁星仿佛都无情地注视着一切,嘲讽着让他放弃。遍地的紫色桔梗花似乎也在无情的诉说着无望的爱。
然而,占据了湛蓝双眼的依然是那位银发少年的身影。
金发少年总是傻得厉害,傻得爱上了那位少年。他也执着得厉害,即使过不了多久就将会面对死神的来临,他也情愿沉溺其中。
说是符合少年的元力技能也好,就像他发出的矢量箭头,认定了要追逐的方向,就会永远追逐下去,不论有多少阻碍。

次日
凯莉一言不发地含着柠檬味的糖果走在前头,而身后的紫堂幻担忧地看着身旁时不时咳嗽的金。
对于细心的紫发少年来说,他早发现了金隐瞒了什么,那时不管怎么询问,都会被金糊弄过去,即使是凯佬也没能得知什么。
直到一天夜晚,偷偷摸摸跟随着金的两人,看见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痛苦地蜷缩着跪在草地上的金,紫色的花瓣不断地掺和着唾液与血液从金的口中奔涌而出。
自然的,凯佬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只有傻傻的紫发少年一个人对金究竟心悦于谁这个问题抓耳挠腮,最后还是因为猜测到了凯莉头上,才得知真相。
担心归担心,可惜他们清楚金是不会停下脚步的,也只盼得格瑞能快些出现,凯莉可是能以人头担保那个基佬(划掉)银发少年对自己的发小有意思。
走了不久,前路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一红一蓝两个呆毛尤为突出。
凯莉眯了眯眼,随后淡定地舔了舔糖果“哦呀,这对姐弟运气还真是不好呢。”
近日,凹凸世界推出了一种新的怪物,出现概率不过6%,而且攻击力很高,以给出的数据来看,即使有凯莉带着也会比较吃力。
虽然好奇掉落物品,考虑到金,两人都决定绕道而行。
不过,神可没那么好心,神可还想着看好戏呢。
于是乎,本想劝说金不要管呆毛姐弟的紫堂只见一红一蓝向这飞来,并伴随着姐弟的高音双重奏,同时还有朝这赶来的怪物。
“啧。”凯莉召唤出星月刃,紫堂也顺势召唤出小斯巴达,金也准备好先用矢量缠绕控制住眼前的怪物了。
事不随人愿,开端似乎就已显得不尽人意。怪物的血量条始终迟缓地下降着,直到现在,加上呆毛姐弟的伤害,怪物还有近一半的血量条。
这样的持久战对身患花吐的金来说非常不利,再加上这怪物还会时不时地召唤小怪,凯莉和紫堂更是得分散注意力去保护金,从而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彩,这让金的内心甚是复杂。
“咳..呜哇!”
“金!”
没有预料中着地的疼痛,一股熟悉的气息环绕住了金。
“格瑞!?”
格瑞盯着脸色显得些许病态似的苍白的发小,依旧选择沉默是金,却也没有将他放下,转而看向眼前的怪物。
“格、格瑞,可以把我放下了哦。”
作为格瑞的发小,金知道,这模样的格瑞,怕是要生气了,原因金却不得而知。
“......”
默默地将金放下,格瑞利索地凝聚出烈斩,瞬间冲向那怪物,不出几分钟,这只怪物就被格瑞消灭了,这不禁让凯佬暗叹作为护妻狂魔(划掉)大赛第二的实力。
格瑞收回烈斩,径直走向金,“你,喜欢的人是谁?”
?!?!?!
少年你的人设呢?!?!?!
这是所有在场人的第一反应,呆毛姐弟甚至悄悄咪咪地向着隐蔽的草丛位移过去。
格瑞朝地面上那些战斗中残留下来的花瓣扫了一眼,又紧紧盯着眼前的发小。
“告诉我。”
带着微乎其微的颤抖的声音使金从震惊中回到了现实。他不敢去看格瑞,更不敢注视他的眼睛,只怕自己,就不再有勇气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对即将没有大家的世界,没有,格瑞的世界。
“咳咳!!”
“!!”
紫色的桔梗花伴着大片鲜红一起泼洒在翠绿的地面上。
‘如果,不管怎样,都要面对死亡的话,就算当做是满足夙愿如何?’
这句莫名传入了脑海中的话语,也不知从何而来,金就这么含糊地说出了,与紫色花瓣一齐呼出的那个名字——“格瑞。”
“是格瑞啊...”
银发少年毁人设般地(误)瞪大了眼睛,要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从自己发小,不如说是暗恋之人的口中,听见他人的名字。
“格...”
金发少年的帽子自觉地掉落在地上,湛蓝的眼眸中只剩下了,银发少年放大的面孔。
清风拂过两人,吹起那美丽的桔梗,飘向无尽的远方。
一吻过后,格瑞直接拥住了金,脸颊也是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红晕。
嘴唇尚有格瑞残存的温度,脸上尚有格瑞手指触碰的感觉,即使是仍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了明显的红晕。
金抬起手,回拥住格瑞,知道暗恋着的人也爱着自己,那简直是比登天还要令人激动。
金发少年清楚,这次,他不会再松开手了,这一点,银发少年也再清楚不过。
不论将来会面对怎样的未来,他们都永远不会松开彼此的手。
紫堂安心地看着相拥的两人,即使是满满的狗粮狠狠地拍在脸上,眼镜片被闪到出现了一丝裂痕,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凯莉往嘴中塞了一颗糖,颇有一种孩子终于懂得主动出击,不需她多加助攻的欣慰感。脑里却也浮现起蓝发少女的背影。
“这糖,还真是甜得齁人。”

评论(3)

热度(58)